国内
您的位置:海南在线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留守女子遭公公侵犯怀孕 丈夫回来要求离婚

核心提示: 江西赣州龙南县的徐亮来在得知妻子肖芳怀孕之后,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决定,他要和妻子离婚。原因是徐亮认为妻子肚中的胎儿,并非是他的亲骨肉,与此同时,徐亮还向当地警方报案声称,妻子被人给强奸了。他所指的犯罪嫌疑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视频截图

添丁增口对于很多家庭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然而,这样的事情对于江西赣州龙南县的徐亮来说,却恰恰相反。今年3月份,他在得知妻子肖芳(化名)怀孕之后,不但没有丝毫欣喜的感觉,而且还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决定,他要和妻子离婚。原因是徐亮认为妻子肚中的胎儿,并非是他的亲骨肉,与此同时,徐亮还向当地警方报案声称,妻子被人给强奸了。而更加令人诧异的是,他所指的犯罪嫌疑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那么公公与儿媳之间,真的有这种有违伦理的关系吗?在这起案件的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真相呢?

解说:徐亮的家,在龙南县的一个偏僻山村里,与外面的世界相比,这里显得更加闭塞。在村民们看来,徐亮离婚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赖美芬(当地村干部):她(肖芳)老公就直接来我那里,他就说,他要跟他老婆离婚。我讲为什么你要跟她离婚?他不吭声,他讲是倒架子(没面子)的事情。

解说:赖美芬是当地的村干部,让她无法理解的是,家境贫寒的徐亮好不容易才娶妻成家,如今他为何要亲手毁掉这来之不易的婚姻呢?

赖美芬:他讨这个老婆还是他婶婶介绍的,他就是因为家庭条件太差了。

解说:眼前这三间破旧的瓦房,就是徐亮的家。在这个并不富裕的村子里,他家的经济尤其困难,也正因为这样,直到31岁徐亮才娶回了肖芳。肖仁贵(化名 肖芳的父亲):看到一个这么活泼的人,他人性格是另外,看表面上,这个人做事还蛮踏实的。所以说(我女儿)嫁过去,还是说这个人能对她好,还是比较放心。

赖美芬:他还带了他老婆去打工,可能是结了婚以后带了去打工吧,生了小孩以后,才放在家里。

解说:婚后两年,肖芳生下了一个女儿,为了家庭生计,徐亮只能让妻子留在家乡抚养孩子,而他则外出打工。那么,他为何在春节回家之后,突然提出要与妻子离婚呢?

肖仁贵:我们在那里上班,他讲出大事情了,我们问出什么大事情?我们也不知道啊,他讲你还要上班啊,你不赶快照看你女儿,怎么样呀,我们也蒙着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呢?

解说:最终,当着村干部的面,徐亮告诉岳父,他提出离婚的原因是肖芳怀孕了,并且还要求把肚里的胎儿给流产掉,妻子怀孕,作为丈夫的按说高兴才是,徐亮为何不仅不开心,而且还做出了让人大感意外的决定呢?

肖仁贵:而且是更加气势汹汹的,还更加残忍地对待她,甚至还拿了刀来威胁她。

解说:与大腹便便的孕妇不同的是,肖芳的身体并没有出现臃肿,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怀孕的迹象。那么徐亮又是怎样断定,妻子有了身孕呢?

徐亮:就是说属于那种很疲惫的那种样子,动不动就说很累的那个样子,因为我头一胎我有一个小孩,她怀孕那个症状,我还是稍微地留过心的。徐亮:检查出来的时候,我就问她是谁的,起初她不说。我说,好,你不说的话我带你回去,迟早有人会问你到底是谁的。肖仁贵(化名 肖芳的父亲):看到一个这么活泼的人,他人性格是另外,看表面上,这个人做事还蛮踏实的。所以说(我女儿)嫁过去,还是说这个人能对她好,还是比较放心。

解说:为了能够多赚点钱,徐亮直到过年前几天才回到了家里,当晚他就发现了妻子的异常。

徐亮:(腊月)二十左右,我就回来了,然后回来当天晚上好像没那么热情,我(回来)第一天晚上我就说,你不对劲。

解说:徐亮常年在外打工,平时很少回家,按道理说小别胜新婚,可是妻子冷淡的态度,却让他起疑心。更为重要的是,他在家里发现了特殊的药物。

徐亮:就看到她的药,结果拣回来的药就是安胎丸,怀孕的人就吃那种安胎丸的。

解说:妻子反常的表现,加上只有孕妇才会吃的药物,种种迹象让徐亮认为,肖芳怀孕了。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在正月初八他就带着妻子来到了县城一家医院进行孕检。

赖美芬:他就拖到他老婆去体检,确实是。确定她怀孕以后,他就知道不是他自己的小孩,这个男的又不是很笨,他又不是老实巴交什么都不懂。

解说:经过医院的检查,肖芳那时已经怀有3个月的身孕,这个消息一下子让徐亮火冒三丈。原来半年多时间他都人在外地,妻子怎么可能会怀孕呢?

徐亮:检查出来的时候,我就问她是谁的,起初她不说。我说,好,你不说的话我带你回去,迟早有人会问你到底是谁的。

解说:在徐亮看来,妻子肯定与人有染,为了找出“奸夫”,他随后向龙南县公安局报案声称肖芳被人强奸了,介入调查之后,民警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不仅目光呆滞,而且语言表达混乱,有时候还会答非所问。

刘训康(龙南县公安局民警):因为女方她智力发育不正常,她有些时候虽能够正常沟通,但是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意思。

解说:原来,肖芳有着二级智力残疾,按照分级标准,她的智商值不到40,语言发育差,与人交往能力也低下。

刘训康:智力发育就低下,水平可能相当于人家小学生。

肖仁贵:人家说她好,她还反过来骂人家,她又搞不清楚人家为她好,还是不为她好,她分辨不清楚这个东西。

解说:这个发现,让警方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如果说肖芳是正常人,她与其他男人发生关系,或许是因为存在私情,警方对所谓的“奸夫”只能从道德上进行谴责。可是,假如肖芳根本就没有性防卫能力,与之有染的人则已经涉嫌强奸。

刘磊晶(龙南县公安局民警):针对这种智力有残疾的人,我们这个程序就是这样,一定要做性保护(防卫)能力方面的医学鉴定。这样的话,就更好地形成一个证据链。

解说:经过有关机构的鉴定,肖芳属于无性防卫能力,那么法律为保护其弱势地位,就会推定性行为是违背她的意志。因此,龙南警方随即认定,此案的性质是强奸。

刘磊晶:从她自我保护能力这方面来说,她缺乏一些这种(自我)保护能力的,因为她从认识上,就比较欠缺。

解说: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强奸了这个懵懵懂懂的智障女人呢?警方了解到,肖芳生活圈子非常狭窄,那么能够对她实施侵害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本村村民。

刘磊晶:生活方面应该主要是以家庭为主,因为她还带着一个小孩子,才两岁。主要是在家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家务吧,煮饭或者洗下衣服之类的。

解说:然而,外围排查之后,民警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警方开始试图通过询问肖芳,来发现线索。最终,她说出了谁也无法想到的人,徐亮的父亲,她的公公。

刘磊晶:这个语言表达方面呢,不是非常的清晰,但是我们也能够在询问过程中了解到,她公公对她实施了一些性侵犯的行为。

徐亮:然后我说是不是他,不要冤枉了好人,她反正也没有(否认),一直一个口气。

解说:徐林的父亲今年58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儿子出外打工之后,他既要在外面干农活,家里还要照顾着儿媳与孙女,很难想象,他竟是强奸肖芳的犯罪嫌疑人。

赖美芬:打死都不会想到是她家公公的,不会想到这一点,。平时就是你走到村子里去走,都不会想到他家公公是那种人。

刘训康:平时表现还是比较好的,在村里面,平时也会干些农活,做事,然后那个徐亮跟他妻子生了小孩以后,他也会在家里帮忙带小孩。

解说:从伦理上来说,公公强奸儿媳这是一件无比荒唐的事情,加上肖芳有着二级智力残疾,那么她所说的会不会有误呢?

刘训康:当时我们心里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吧,把这个话去给别人讲的话,别人也会比较诧异,也会比较吃惊,不相信。

解说:肖芳虽然智力残疾,但是在民警的耐心询问下,她还是断断续续地将自己受到性侵的过程说了出来。

刘磊晶:事发现场是在她卧室,还有一次是在卫生间,卫生间是未遂的,因为当时小孩在卫生间旁边,叫了肖芳。

刘训康:这个肖芳就不大情愿那种,因为她智力低下,这个表现,对于洗澡,她安全意识也不高,那个房门也没锁。

解说:在陈述被害过程中,虽然肖芳对于具体时间与地点的回忆有些模糊,但是对于被胁迫发生性关系的细节,她却记忆深刻。

肖芳(化名):他上来就拿烟头吓我。

刘磊晶:跟我们提供的情况是,她公公用了这个烟头对着她的脸,然后再对她语言威胁,不能告诉别人。不要动之类的这种语音跟行为的威胁。

解说:然后,对于儿媳肖芳的指认,她的公公却大喊冤枉。那么,那么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赖美芬:问他公公,他就不承认,这个不可以乱说的。

解说:在确信妻子腹中胎儿不是自己新生的之后,徐亮提出将孩子引产,对于他来说,这或许是平息事端的一种无奈之举。不过这也给警方查明案件,带来了关键性的转机。

刘磊晶:接到这一情况之后,当时我们公安机关也对受害人肖芳的腹中的胎儿,进行了一个鉴定。就是对他们DNA遗传关系这方面的,得出这个孩子不是她丈夫徐亮的,是另有他人。

刘训康:鉴定结果,这个小孩就是她公公的。

解说:DNA鉴定结论,让这起迷雾重重的案件,最终尘埃落定,强奸肖芳的人,正是她的公公。

刘训康:来到派出所之后,就说跟他儿媳妇发生了三次性关系。

任月坤(犯罪嫌疑人):到了这个地步,没有想了,没有退路了,进来这里,事情已经发生了,有什么余地啊,没有了。

解说:因为涉嫌强奸,警方决定对肖芳的公公采取刑事措施,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任月坤并不是徐亮的亲生父亲,而是他的继父。

刘磊晶:徐亮新生父亲过世之后,然后她这个公公跟他(徐亮)母亲,成立了这种关系,所以他们是一种继父跟继子的关系,跟徐亮。肖芳的公公,其实就是她丈夫的继父。

解说:原来,在徐亮还只有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任月坤经人介绍入赘到了徐家,之后他与徐亮的母亲,还生育了一个女儿,多年以来,这个重组的家庭倒也风平浪静。

赖美芬:他这个继父虽然不是很能干,他还是支撑了这个家,他们对他这个继父倒是还可以,如果不发生这种事的话,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解说:在村民们的眼中,任月坤与其他的老人并没有什么不同,那么他为何要将罪恶的魔爪,伸向自己的儿媳呢?在警方看来,这与五年前徐亮母亲的去世,不无关系。

刘磊晶:前几年他老婆就过世了嘛,生活方面可能有这个性需要,生理方面的需要,可能导致他产生了这种邪恶的心理。

解说:因为智力残疾,肖芳在生活方面都不能完全自理,因此,当继子徐亮去外地打工之后,照顾儿媳与孙女的担子,就落到了任月坤身上。而这种单独相处的机会,加上肖芳的懵懵懂懂,让任月坤觉得有机可乘。

刘磊晶:犯罪嫌疑人他对自己的选择的这种性侵犯的对象,可能他就认准了这个智力残疾的人。这种人对他来说,比较容易下手。

解说:去年11月份的一个晚上,任月坤将儿媳给强奸了,而丧失了性防卫能力的肖芳,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加上他们的房子相对独立,也没有人发现这场罪恶。

肖仁贵:她当时是晚上睡着了,睡着了呢,他有钥匙打开房门,打开房门他把她弄醒了,弄醒了然后他抽了一支烟,人就扑在床上,就摁住她,烟头对着她,她就感到很害怕。

解说:之后一段时间,犯罪嫌疑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他多次将儿媳强奸,直到肖芳怀孕,隐藏的罪恶才浮出了水面。尽管在这起案件中,肖芳是最直接的受害人,但是徐亮仍然向妻子提出了离婚。

肖仁贵:人家出于无可奈何之下,都要好好地保护她,何况是她家里人呢。人家的欺负是没有办法的东西,自己家欺负自己家人,你想,怎么去面对,怎么去忍受这个东西,她没有这个思想,她不知道自己心里面很难过,但是我们心里面特别难过。徐亮:检查出来的时候,我就问她是谁的,起初她不说。我说,好,你不说的话我带你回去,迟早有人会问你到底是谁的。

解说:在徐亮看来,妻子肯定与人有染,为了找出“奸夫”,他随后向龙南县公安局报案声称肖芳被人强奸了,介入调查之后,民警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不仅目光呆滞,而且语言表达混乱,有时候还会答非所问。

刘训康(龙南县公安局民警):因为女方她智力发育不正常,她有些时候虽能够正常沟通,但是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意思。

解说:原来,肖芳有着二级智力残疾,按照分级标准,她的智商值不到40,语言发育差,与人交往能力也低下。

刘训康:智力发育就低下,水平可能相当于人家小学生。

肖仁贵:人家说她好,她还反过来骂人家,她又搞不清楚人家为她好,还是不为她好,她分辨不清楚这个东西。

解说:这个发现,让警方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如果说肖芳是正常人,她与其他男人发生关系,或许是因为存在私情,警方对所谓的“奸夫”只能从道德上进行谴责。可是,假如肖芳根本就没有性防卫能力,与之有染的人则已经涉嫌强奸。

刘磊晶(龙南县公安局民警):针对这种智力有残疾的人,我们这个程序就是这样,一定要做性保护(防卫)能力方面的医学鉴定。这样的话,就更好地形成一个证据链。

解说:经过有关机构的鉴定,肖芳属于无性防卫能力,那么法律为保护其弱势地位,就会推定性行为是违背她的意志。因此,龙南警方随即认定,此案的性质是强奸。

刘磊晶:从她自我保护能力这方面来说,她缺乏一些这种(自我)保护能力的,因为她从认识上,就比较欠缺。

解说: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强奸了这个懵懵懂懂的智障女人呢?警方了解到,肖芳生活圈子非常狭窄,那么能够对她实施侵害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本村村民。

刘磊晶:生活方面应该主要是以家庭为主,因为她还带着一个小孩子,才两岁。主要是在家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家务吧,煮饭或者洗下衣服之类的。

解说:然而,外围排查之后,民警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警方开始试图通过询问肖芳,来发现线索。最终,她说出了谁也无法想到的人,徐亮的父亲,她的公公。

刘磊晶:这个语言表达方面呢,不是非常的清晰,但是我们也能够在询问过程中了解到,她公公对她实施了一些性侵犯的行为。

徐亮:然后我说是不是他,不要冤枉了好人,她反正也没有(否认),一直一个口气。

解说:徐林的父亲今年58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儿子出外打工之后,他既要在外面干农活,家里还要照顾着儿媳与孙女,很难想象,他竟是强奸肖芳的犯罪嫌疑人。

赖美芬:打死都不会想到是她家公公的,不会想到这一点,。平时就是你走到村子里去走,都不会想到他家公公是那种人。

刘训康:平时表现还是比较好的,在村里面,平时也会干些农活,做事,然后那个徐亮跟他妻子生了小孩以后,他也会在家里帮忙带小孩。

解说:从伦理上来说,公公强奸儿媳这是一件无比荒唐的事情,加上肖芳有着二级智力残疾,那么她所说的会不会有误呢?

刘训康:当时我们心里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吧,把这个话去给别人讲的话,别人也会比较诧异,也会比较吃惊,不相信。

解说:肖芳虽然智力残疾,但是在民警的耐心询问下,她还是断断续续地将自己受到性侵的过程说了出来。

刘磊晶:事发现场是在她卧室,还有一次是在卫生间,卫生间是未遂的,因为当时小孩在卫生间旁边,叫了肖芳。

刘训康:这个肖芳就不大情愿那种,因为她智力低下,这个表现,对于洗澡,她安全意识也不高,那个房门也没锁。

解说:在陈述被害过程中,虽然肖芳对于具体时间与地点的回忆有些模糊,但是对于被胁迫发生性关系的细节,她却记忆深刻。

肖芳(化名):他上来就拿烟头吓我。

刘磊晶:跟我们提供的情况是,她公公用了这个烟头对着她的脸,然后再对她语言威胁,不能告诉别人。不要动之类的这种语音跟行为的威胁。

解说:然后,对于儿媳肖芳的指认,她的公公却大喊冤枉。那么,那么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赖美芬:问他公公,他就不承认,这个不可以乱说的。

解说:在确信妻子腹中胎儿不是自己新生的之后,徐亮提出将孩子引产,对于他来说,这或许是平息事端的一种无奈之举。不过这也给警方查明案件,带来了关键性的转机。

刘磊晶:接到这一情况之后,当时我们公安机关也对受害人肖芳的腹中的胎儿,进行了一个鉴定。就是对他们DNA遗传关系这方面的,得出这个孩子不是她丈夫徐亮的,是另有他人。

刘训康:鉴定结果,这个小孩就是她公公的。

解说:DNA鉴定结论,让这起迷雾重重的案件,最终尘埃落定,强奸肖芳的人,正是她的公公。

刘训康:来到派出所之后,就说跟他儿媳妇发生了三次性关系。

任月坤(犯罪嫌疑人):到了这个地步,没有想了,没有退路了,进来这里,事情已经发生了,有什么余地啊,没有了。

解说:因为涉嫌强奸,警方决定对肖芳的公公采取刑事措施,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任月坤并不是徐亮的亲生父亲,而是他的继父。

刘磊晶:徐亮新生父亲过世之后,然后她这个公公跟他(徐亮)母亲,成立了这种关系,所以他们是一种继父跟继子的关系,跟徐亮。肖芳的公公,其实就是她丈夫的继父。

解说:原来,在徐亮还只有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任月坤经人介绍入赘到了徐家,之后他与徐亮的母亲,还生育了一个女儿,多年以来,这个重组的家庭倒也风平浪静。

赖美芬:他这个继父虽然不是很能干,他还是支撑了这个家,他们对他这个继父倒是还可以,如果不发生这种事的话,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解说:在村民们的眼中,任月坤与其他的老人并没有什么不同,那么他为何要将罪恶的魔爪,伸向自己的儿媳呢?在警方看来,这与五年前徐亮母亲的去世,不无关系。

刘磊晶:前几年他老婆就过世了嘛,生活方面可能有这个性需要,生理方面的需要,可能导致他产生了这种邪恶的心理。

解说:因为智力残疾,肖芳在生活方面都不能完全自理,因此,当继子徐亮去外地打工之后,照顾儿媳与孙女的担子,就落到了任月坤身上。而这种单独相处的机会,加上肖芳的懵懵懂懂,让任月坤觉得有机可乘。

刘磊晶:犯罪嫌疑人他对自己的选择的这种性侵犯的对象,可能他就认准了这个智力残疾的人。这种人对他来说,比较容易下手。

解说:去年11月份的一个晚上,任月坤将儿媳给强奸了,而丧失了性防卫能力的肖芳,并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加上他们的房子相对独立,也没有人发现这场罪恶。

肖仁贵:她当时是晚上睡着了,睡着了呢,他有钥匙打开房门,打开房门他把她弄醒了,弄醒了然后他抽了一支烟,人就扑在床上,就摁住她,烟头对着她,她就感到很害怕。

解说:之后一段时间,犯罪嫌疑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他多次将儿媳强奸,直到肖芳怀孕,隐藏的罪恶才浮出了水面。尽管在这起案件中,肖芳是最直接的受害人,但是徐亮仍然向妻子提出了离婚。

肖仁贵:人家出于无可奈何之下,都要好好地保护她,何况是她家里人呢。人家的欺负是没有办法的东西,自己家欺负自己家人,你想,怎么去面对,怎么去忍受这个东西,她没有这个思想,她不知道自己心里面很难过,但是我们心里面特别难过。

原标题:江西留守女子遭公公侵犯怀孕 丈夫提出离婚

编辑:adm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