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您的位置:海南资讯在线 » » 生活 » 正文

蒋经国日记将公开,1949年后的部分极具史料价值

核心提示: 近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宣布将公开现存于胡佛档案馆的蒋经国私人日记,引发了海内外史学界的广泛关注。观察者网就蒋经国...

近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宣布将公开现存于胡佛档案馆的蒋经国私人日记,引发了海内外史学界的广泛关注。观察者网就蒋经国日记公开的过程,以及会对近现代史的研究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采访了胡佛档案馆东亚部主任林孝庭。

  [采访 观察者网/武守哲]

  观察者网:近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宣布,将公开现存于胡佛档案馆的蒋经国私人日记。这绝对算是史学界今年的一件大事。蒋经国日记公开事宜几年前就提上了日程,但因为蒋家后人对日记所有权的法律诉讼问题一再拖延,目前“两蒋日记”的所有权诉讼案仍在审理中。林先生可否谈一下,现在的诉讼是否依然是蒋家后人内部的事情?

  林孝庭:胡佛档案馆公开蒋经国私人日记这件事情,本质上并没有影响到家属之间和台北的“国史馆”对蒋经国日记所有权的争议,诉讼案的各方目前达成了一个共识,以推进学术研究作为优先考量,共同协议商讨,决定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公开蒋经国的日记。在台北的诉讼案还是会进行下去,但胡佛档案馆并不牵扯这桩诉讼案。无论台北那边的法院判决如何,档案馆都会给予应有的尊重和必要的协助。

 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研究员、档案东亚部主任林孝庭于11月6日晚接受了观察者网的采访(@林先生本人供图)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研究员、档案东亚部主任林孝庭于11月6日晚接受了观察者网的采访(@林先生本人供图)

  观察者网:作为蒋经国的长孙女,蒋友梅女士对日记公开最大的疑虑是什么呢?会不会担心日记内容涉及到蒋家的隐私问题?

  林孝庭:蒋友梅女士对日记公开其实完全没有反对的意思,所以我们胡佛研究所非常感谢她的大度,愿意以学术研究作为崇高的目标公开日记,同样我们感谢蒋孝严先生和他的家人大公无私,推进学术建设。

  台北的“国史馆”负责人也放下了过去的坚持,我们都很感激他们。

  但这个诉讼案在台北依然在进行。我想再补充一点,目前有两个诉讼案。一个是在美国加州的圣荷西联邦法院,因为胡佛档案馆无法厘清所有权的问题,所以提起了仲裁。美国的法院主动提议在斯坦福大学以外的地方另起一个诉讼案,毕竟两蒋日记最初来自台湾。

 蒋经国长子(蒋孝文)的独生女蒋友梅(@“中评社”)蒋经国长子(蒋孝文)的独生女蒋友梅(@“中评社”)

 蒋经国三儿(蒋孝勇)媳蒋方智怡(@“中评社”)蒋经国三儿(蒋孝勇)媳蒋方智怡(@“中评社”)

  台湾的诉讼案没有结束,美国方面的诉讼案也没有落幕,目前只是各方搁置争议,先把日记公开的这部分工作做好。相对于蒋介石日记公开时的法律诉讼,这个案子更加复杂一点,因为有关蒋介石日记的诉讼案始于2010年左右,当时是蒋友梅女士控告档案保管者蒋方智怡,说她没有资格代表全部的蒋家人做决定。

  基于以上的种种,蒋经国日记的公开也一再拖延,好在目前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观察者网:今年3月初,复旦大学举行了宋子文档案数据库的发布会。复旦大学近代人物与档案文献中心主任吴景平教授及其团队历时十余年,完成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藏宋子文档案的数位化。蒋经国日记公开之后,其内容会不会也纳入到这样一个计划中?

  林孝庭:目前我们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当时吴景平教授能完成这样一个计划主要是得到了宋子文后人同意的,在法律意义上有了授权。但是现在蒋经国日记的所有权诉讼案还在进行,所以我们无法进行初步规划,这是和宋子文档案公开情况的一大区别。

  观察者网:在这批日记公开之前,大陆的出版界也有一些以“蒋经国日记”为名头的出版物,内容驳杂,真伪难辨。现在胡佛档案馆的蒋经国私人日记解密之后,是不是对坊间各种不太规范的传记类书籍的流传也起到一个肃清的作用?

  林孝庭:是的。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有关蒋经国日记的出版物确实在市面上流传过。他在1948年的上海管制经济期间,也就是所谓的“打老虎”之后有一些日记的摘录;另一部分是战后接收东北;1975年蒋介石去世之后,蒋经国以孝子的身份公布了《守父灵一月记》,即为蒋介石治丧一个月间的日记,在台湾也出过几个版本。


编辑:shu070103




Tags:蒋经国 日记 公开 1949年 部分 极具 史料 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