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您的位置:海南资讯在线 » » 体育 » 正文

孙杨案关键证人在说些什么?

核心提示: 孙杨出席听证会  12月11日晚,新华社报道孙杨案关键证人准备作证却没人理。据报道,孙杨案的关键证人曾于2019年11月...

孙杨出席听证会孙杨出席听证会

  12月11日晚,新华社报道孙杨案关键证人准备作证却没人理。据报道,孙杨案的关键证人曾于2019年11月13日询问国际体育仲裁庭和国际泳联,但是两家国际组织都未与他联系。

  新华社的文章中晒出了多个文字材料。

  12月12日,这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证人向新华社表示:“我告诉他们,我可以按照他们的建议,通过电话会议或者说视频的方式作证。我已经准备好了。但是他们最终又没有联系我了。”孙杨案的关键证人曾于2019年11月13日询问国际体育仲裁庭和国际泳联,两家国际组织都未与他联系。他在一张纸上用中文写了他的提问,并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了扫描件。这名证人说:“我感觉,他们并没有真的想让我出庭,并说出我的话。可能他们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这名证人是国际兴奋剂检测公司(IDTM)在孙杨案中的三名兴奋剂检查人员之一。他说,他从未接受过检查官培训。“我是一名建筑工人。我的日常工作是在工地做一些与建筑相关的工作。我非常忙,没有时间去瑞士参加公开听证会。从来没有人向我提任何与兴奋剂检查相关的事情,更别说对我进行兴奋剂检查培训。我也没必要接受这种培训。”

  证人说,2019年10月中旬他用中文提供了一份书面的陈述,叙述了事件过程。“这是过去一年来,国际组织第一次向我询问这个事情。我才知道它发展到了打国际官司的程度。不知道IDTM是什么,也不知道作为兴奋剂检测助手(DCA)应该做什么。”

  事情描述如下:“9月4日见面是我的高中同学临时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我去杭州火车东站接她一程,把她和另一个女士(采血助手)送到孙杨所住的小区。我下班后开车送她到了小区会所后,她才告诉我说要我监督孙杨排尿,之前根本没有提任何与兴奋剂检查相关的事情,更别说对我进行兴奋剂检查培训。孙杨是中国的超级巨星。看到孙杨之后我由于一时兴奋,所以就对他拍了几张照片。后来被他发现了之后,我按他的要求把那几张照片都删了。”

  这名证人还表示,他完全不知道是不能对孙杨进行拍照摄像的,因为没有人告诉他这些事情。

  2018年9月4日,孙杨在发现兴奋剂检查官(DCO)及其助手缺乏足够的授权和证件之后,拒绝完成由IDTM检查人员进行的兴奋剂检查。这三名检查人员于9月5日凌晨与孙杨签署了一项协议,声明检测“未完成”。在公开听证会上,有提到尿检官(DCA)曾与IDTM公司签署有保密协议(NDA)。

  证人表示没有看听证会,“那里面说我有签署过吗?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保密协议,更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内容。从来没有人对我讲过这些。”

  他还介绍说:“我记得去年9月5日凌晨,我同学几次要我在平板上签字,但是里面全部都是英文我看不懂,所以我一直没有签。是那个东西吗?”

  他说自己想要澄清几点:“我是一个诚实的人。我是一个建筑工人。我从来没有跟兴奋剂检查发生过关联:我不是什么检测助手,从来没有人对我进行什么兴奋剂检查培训。我不知道IDTM是什么公司,也不知道保密协议是什么。”

  本周二,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新闻稿中宣布在2020年1月中旬之前不会就WADA对孙杨提起的上诉作出裁决。


编辑:shu070103




Tags:孙杨案 关键 证人 在说 什么